當不快發生時

作者:周雨佳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人生很艱辛,充滿了考驗。那些幸福和快樂之所以珍貴,是因為太珍稀了,真是可遇不可求啊。在我們的生命軌跡裡,就算是好好運籌帷幄,謹慎盤算,也只會是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。一切的一切就當作是上蒼放在我們面前的試卷吧。讓我們以一顆真誠的心來對待那些令我們心酸的,痛苦的,發怒的人或者事,讓我們以慈悲寬容這一切。我堅信在忍耐中,一切都會歸於融洽祥和。

新唐人博客首發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金石絲竹話往事 山水丹青品詩文

- 觀《天韻舞春風》有感

作者:徐嘉言

      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,無論是文學、藝術、建築還是工藝都講究與自然的協調統一。特別是詩詞藝術,更是融情於景,借自然之景來表述心境。雖然算不上是詩詞愛好者,但是對於古詩文中的美妙意境和透著哲理的佳句倒也一直難以忘懷。一次偶然的機會觀看了新唐人電視台的《天韻舞春風》節目便從此記住了節目開篇的竹笛曲。《天韻舞春風》是一檔有關文學的電視節目,節目中主持人將中華歷史上的名家名作全新解讀,在丹青水墨的動畫中娓娓道來那些有關歲月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優美的詩文總有一種獨特的魅力,縱使時光流轉也很難減弱文字的芳華。而最能體現詩文內涵的莫過於作者的創作背景,或是和友人泛舟暢飲、或是仕途曲折發落遠 鄉、也或是盛夏賞蓮陶醉其中。這些或悲或喜的生活時刻雖然只是作者一生的片段,卻透過文字的力量深刻展示了歲月長河中的那些悲歡離合。聽著主持人在電視屏 幕上將這些故事慢慢道來,彷彿也體會到古人的那份超然與灑脫。

       作為一檔文學相關的電視節目,《天韻舞春風》通過絲竹的配樂與山水畫的動畫將文字的內容與感情更好地還原。一幅幅山水畫卷徐徐展開,搖曳的碧綠柳枝中走出身著長衫的詩人。伴著輕鬆愉快的小曲,一篇篇詩文躍然熒屏。聽著主持人的仔細講解,似是身臨其境與古人一起暢遊。

欣賞節目  http://c.ntd.tv/TYvideos

新唐人博客首發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那些美食的流光與誠意

作者:Karen Chen  攝影:Wang Jiayi/ Larry Dai

題記:我們記憶中的美食已近乎成為一個載體,宛若一隻精美的八音盒兒,裏面裝著生命過程的某個片斷,一段心曲,這個吃食則因相關的記憶變得異常美味也未可知。

1

      筆者自幼曾在劃歸於「天府之國」、後稱「巴蜀之地」的中國山區小城生活。長大後,從江南到華北,從內陸小城到繁華都市,後又遊歷海外,常常會在餐桌上被人問道:妳心目中的美食是什麼?

       美食是上天給予人們最溫暖的人生體驗,歲月懷思。

       記得普魯斯特在《追憶似水年華》中屢屢用美味穿越歷史,由一杯茶和一塊點心的觸發,回憶起小時候在姑媽家生活的情景。他兒時早晨起來喝熱茶時,常將一塊俗 名叫「瑪德萊娜」的甜糕點泡在茶裏,邊喝邊吃點心所感到不可名狀的樂處。通過回憶,既認識到現實世界的形成,也認識到「自我」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 有人說,記憶中美食的味道總是格外難忘,它們非但陳年,而且窖藏於心底,由心血浸潤,吃食原有的酸甜苦辣已化出醇香甘美,凝結為一種情結,在各自心中亦真 亦幻地飄忽著。我們記憶中的美食已近乎成為一個載體,宛若一隻精美的八音盒兒,裏面裝著生命過程的某個片斷,一段心曲,這個吃食則因相關的記憶變得異常美 味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   我童年所在的小城市,毋寧說是一個小鎮。小鎮的四季是緩慢而清晰的。春風溫情嫵媚,一路過去便是花紅柳綠、鶯飛草長,郊外綠油油一片萬里菜花香;冬雨陰冷 綿長,一夜不停敲滴階前,日子分外的淒清寧謐。一條小河從城中心穿越而過,沿河四季的花開花落,襯映斜陽的小橋流水,給小鎮帶來了獨特的生氣和景致。

       小城故事是關於父老鄉親的,多半也是關於美食記憶的。這裏是著名的「北緯三十度」,水質清澈,雨訊無期,萬物蔥蘢,萬象豐富。美食之美,不在於山珍海味, 不在於奇品珍饈。兒時生活的年代,人們普遍不富裕,依然享受著大自然的饋贈。他們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也就長遠的幸福著了。

       那些年每天清晨上學路上,總是氤氳著街邊小食鋪濃得化不開的蒸汽和四處飄溢的香氣,各式各樣的早餐,早在天色未曉的黎明時分就叮叮噹噹的鋪陳開了。那時的 早餐絕非現在奔忙紛亂的都市有福消受;那時的美食,也一定要搪瓷土瓦的鍋碗灶具所能方容,唯有如此才能解析那自製容器中的美味密碼。正如古人有詩:「器具 質而潔,瓦缶勝金玉;飯食約而精,園疏愈珍饈。」

       於是你會看到大大小小、形態各異的土質碗盤之中的精彩紛呈:乳白色清湯碗底透亮,臥著四、五顆白玉凝脂般溫潤的湯圓;一碗厚味香辣的紅油抄手,上面點綴著 老闆娘慷慨贈送的大片青菜,形色俱全,鮮味可陳;豌豆磨漿並由平鍋攤製的綠豆麵,經湯鍋裏沸水燙熟,立時變得如遇甘露的綠蔬一樣青翠欲滴,和著滿堂的香氣 襲人,誘惑著過往行人;炭火是那種並不逼人的熱度和亮度,上面密密地擱著一排排小鐵盅,小夥計熟練用刷子給每個鐵盅刷上一層薄油,倒入事先調製的米漿,任 由慢慢煨烤,一刻鐘功夫,小鐵盅裏金黃油亮的「雞蛋糕」便滿滿噹噹地向你招手示意了;還有那夏天必不可少的川式涼粉,涼粉必不能刀切,而用特製的曬漏鐵刷 刮成細膩綿長的涼粉條,加之以泡椒、蒜汁、香醋,便是最好的消夏納涼攤邊小吃了……

2

與歲月一起流轉的,美食是永恆的鄉愁親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有人說,每一道美食,都是一個小宇宙;每一道美食,都有一個故鄉。當我們長大成人,隨著命運浮沉,年華老去,歲月荒蕪,我們慢慢變得風雨無鄉。可是那些味道,一直盈滿心間,積澱為濃濃的鄉愁,怎麼也揮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 「明月千里寄祝福,美食萬般解鄉愁」,也有古詩云:「旅次經寒食,思鄉淚濕巾」。少年時,鍋灶邊母親靈動操勞的身影,閒來淡去的叮嚀,或是正顏正色的教誨,和著一道道清爽質樸的家常菜,自此成為心目中和味覺上不可磨滅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 母親做的家常菜多是當地司空見慣的普通材料和土特產,時令蔬果,及時上市,應時取材。南方山區老林多採蘑菇、春筍、蓴菜、木耳,這些山野之珍似乎依然帶著 原產地的雨露微風,只需簡單的調味和翻炒,就成為我們平時飯桌上的常見品。而現如今身處繁華都市,這些山野小味儼然成為人們追捧的高價菜品,看到那杯盞精 美,聽到那觥籌交錯,卻依然找不回那舌蕾間微妙層次的自然信息。

       不為別的,鄉愁本就是一道美食,以自然為恩露,以愛心為調味,以故鄉為時空,你所要的便是這一切的綜合幻化了。久違的家常味道,穿過記憶的手掌,所有失去的和未得到的,都將再次找回了。

       美食之美,除去流光之美,除去鄉愁親恩,便是歷朝歷代廚藝大家貢獻於世人的誠意之美了。

       傳統美食是歷朝歷代的廚師與食材、食皿的傾情對話,和他們相互賦予彼此生命的最大誠意。我們常常想像,真正稱得上大師級別的廚師,勢必是道法自然、悲天憫 人的愛心之人。他要順應天時,推陳出新;他要體察眾生,究食況味;他要精心選材,物盡其用;他要愛物惜器,頤養其妙。

       中國傳統美食的五大菜系,歷經高堂闊廟之尊,盡享黎民百姓之美,沿襲時間的掂量和醞釀,佐之以巧妙動人的故事,於是傳承,並天下一統。「舊時王謝堂前燕, 飛入尋常百姓家」,當這些珍饈美味穿越歷史,穿越塵封往事,紛紛出現在各家各戶的餐桌上時,我們便能清晰地體會,生命所能遇見的所有美好,和歷史所能包容 的所有變數。

       到了海外,看到新唐人中國菜廚技大賽的興起,我欣喜,國際都市與繁華古國的歷史穿越,現代大餐與傳統美食的文化對話,中外廚藝大師的各顯妙法,美食又一次呈現出它更加動人的一面了。

原作者授權新唐人博客發表,轉載請注明出處